【字体:      】  打印
国内典型基金小镇的发展现状、运营管理模式及优劣势比较分析
发布时间:2020/11/30浏览次数:

导语

基金小镇作为一类同业金融集聚发展的产业园区,因其对产业结构的重要调整作用而受到各地广泛欢迎。本文选取国内东、中、西部的典型基金小镇(如南湖、湘江、天府国际、前海深港基金小镇)进行分析,以界定市场上基金小镇的运营模式,并分析各类运营模式的优劣势。

作为特色小镇的一种,基金小镇因其对产业结构的重要调整作用而受到各地广泛欢迎。基金小镇最早发源于美国格林尼治基金小镇(对冲基金天堂)与硅谷沙丘路基金小镇(风投圣地),而我国到2015年才迎来了基金小镇发展元年,并于2016年迎来了爆发式增长。截至2018年11月,全国的基金小镇数量达到了80个,覆盖全国21个省级行政区,其中以东部沿海地区居多,特别是浙江省已拥有20个基金小镇。

为有效了解基金小镇发展现状,界定市场上基金小镇的运营模式,并分析各类运营模式的优劣势,本文选取国内东、中、西部的典型基金小镇(如南湖、湘江、天府国际、前海深港基金小镇)进行分析。

一、国内典型基金小镇发展情况

1.南湖基金小镇

为创建好省级金融创新示范区,浙江嘉兴市南湖区政府于2010年12月在全国率先提出打造私募股权投资产业集聚的南湖基金小镇。小镇规划面积2.04平方公里,分办公公共活动空间、商业休闲交流空间、开放社区生活空间、门户形象区域、城市发展衔接空间,小镇以服务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为核心,引入以基金投资项目为主的金融科技产业(如梧桐树下孵化器),实现联动发展。经过9年的发展,南湖基金小镇在运营模式、落地服务、招商引资等方面都是业内公认的发展标杆。截至2019年8月底,南湖基金小镇引入机构超6700家,认购规模14800亿元,实缴亿元以上企业为231家,投向实体经济资本超4000亿元,2012年至2019年8月累计实现税收近40亿元,引进了红杉资本、硅谷天堂、赛富投资等一大批知名企业。

南湖基金小镇搭建了三个大数据创新服务平台——监管服务平台“易企安”、投融圈平台、全程电子化智慧登记平台,形成“募投管退”完整的产业链。监管服务平台方面,小镇建立了红黑名单机制的创新机制,即纳入黑名单的企业不予入驻,纳入红名单的企业直接入驻,不是红名单的企业需由金融办进行审核;投融圈含针对私募基金、政府平台以及地产行业的投融资信息对接平台与针对入驻机构的基金份额、项目股权交易的内部转让信息对接平台,并建立了小镇约咖、小镇融创、小镇•私享荟、私募训练营、南湖金融学院与学会等品牌项目。截至2019年6月,平台拥有投融资会员2500余名,提供了2300多个项目的投融信息,服务嘉兴市企业超过160家,其中50多家企业获得超100亿元投资,项目涉及金融科技、医疗大健康等多个行业。全程电子化智慧登记平台基于最新的技术生成可靠的电子签名,实现自然合伙人的电子签名、法人企业的认证和电子签章,实现全类型的有限合伙企业注册设立。

2.湘江基金小镇

为助力湖南金融中心成为一流的区域性金融中心,湖南省政府于2017年7月在湖南金融中心范围内的湘江沿线挂牌成立湘江基金小镇。小镇规划范围约800亩,总建筑规模约40万㎡,其中基金及管理机构核心办公区占地200亩,建筑规模16.4万㎡。基金小镇是以私募股权基金为主导产业,汇集基金周边金融机构,实现以产城融合、产融结合、人才聚集为亮点的特色小镇,并将其打造成为集“基金机构集聚中心、基金产品创新中心、股权投资服务中心、金融综合配套中心”等四大中心为一体的省市财富管理中心示范区,力争成为中部一流的基金聚集高地。截至2019年8月23日,湘江基金小镇成功入驻334家机构,入驻机构基金管理规模2180亿元,入驻基金累计对外投资项目272个,总计投资金额122亿元,引进了诸如盛世投资、景林投资等优质私募基金以及瓜子养车全国总部、美团B2B(Business-to-Business,企业对企业)湖南总部、天际汽车等知名企业,有效实现了产业与金融的互融共生。

湘江基金小镇在发展过程中具有如下亮点:一是在落地服务方面,开设了省办备案、工商注册“绿色专窗”,搭建了对投资基金及管理企业提供工商注册“一站式服务”;二是在招商引资上,充分利用运营主体湘江新区国有资本公司的优势,利用母基金设立子基金的方式推动基金机构集聚于基金小镇;三是日常管理上,搭建了全景大数据风控平台、数字互动系统、“湘信融”中小微企业融资服务平台、金融政务服务中心等服务平台,为湘江基金小镇的企业入驻提供一站式、全方位的落地服务。

3.天府国际基金小镇

天府国际基金小镇于2016年6月正式开镇,毗邻成都科学城与高净值人群聚集地(麓山国际社区),由省市区三级政府合力打造,是中西部首个基金小镇,也是国内首家投入运营的自贸区基金小镇,主要业态为吸引各类基金(公募+私募)入驻。小镇以“创投融资、双创孵化、财富管理、人才聚集”为核心功能,以产业载体建设、产业生态圈构建、产业要素聚集为重点,制定了包含核心起步区、战略纵深区、产业发展区总共超千亩的长远发展规划,经过近3年的发展,小镇已基本建成占地200余亩的核心起步区,二期171亩产业发展区正在筹建中。截至2020年4月18日,天府国际基金小镇入驻的基金公司、服务与研究机构、行业协会、中介服务机构达到759家,管理的资金规模达3824亿元,累计投资服务的项目超1400个,运营方累计举办了240场资本与项目对接等活动,引进了IDG资本、中金资本、特许金融分析师(CFA)协会等知名机构,跻身国内基金小镇的第一梯队。

从2019年起,小镇积极响应成都市新经济发展战略,开始以“天府新经济基金加速器集群”为抓手,正式开启了天府基金小镇发展2.0阶段,即集聚优势资源,通过线上载体、物理空间、服务链条、生态赋能线上线下联动系统,打造特色产融对接运营平台,形成加速器“一体两翼”的主体发展格局,进而将以天府深蓉基金加速器、天府军民加速器、天府科技金融加速器、教育文创加速器、硅谷天府加速器五大加速器为内容的天府新经济基金加速器集群建设成资源链接入口和综合加速服务枢纽。

总结起来,天府国际基金小镇具有如下亮点:一是建立起了以政务服务(G)、办公空间定制化服务(C)、全程商务服务(C)、配套消费服务(C)为核心的独特“G+3C”标准化服务体系;二是建设了包含区域私募基金信息披露、资本项目对接、信息发布、企业入驻前后风险防控、柔性警示管控等模块的“创富天府云平台系统”;三是拥有了丰富多样的服务工具与场景,如城市会客厅、投资服务中心、洽谈室、路演中心、麓山艺术村、投资人俱乐部、圈层活动(论坛、峰会、对接会)等。

4.前海深港基金小镇

前海深港基金小镇于2017年6月揭牌,并于2018年11月正式开园,是由前海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与深圳市地铁集团有限公司结合前海特色后,以合资公司(各占股50%)形式共同运营管理的基金小镇。小镇位于前海深港合作区核心片区,一期占地面积9.5万平方米,建筑面积近8.2万平方米,由29栋低密度、高品质的企业墅组成。小镇的发展规划分为三个阶段——产业聚集、产业服务、产业投资,主要规划和业态分布为风险投资聚集区、对冲基金聚集区、大型资管聚集区和商业服务配套区等四个金融服务区,力争打造成为环境一流、模式创新、产业链完整、服务精准的深港基金生态圈,成为国内外的基金产业集聚区和跨境财富管理中心。前海深港基金小镇是中国自贸区内第一个基金小镇、深港金融中心的第一基金小镇。

不同于国内大多数基金小镇普遍凭借政策优势吸引金融企业前去注册,以期快速实现注册机构数量的增加,前海深港基金小镇没有走“注册制基金小镇”的路线,而是采取入驻企业必须实地办公的策略,以推动小镇更良性地运营。开园一年来,截至2019年11月,前海深港基金小镇实际入驻的机构已超60家,包括高毅资产、东亚联丰、瑞银集团、恒生前海、中国(深圳)知识产权保护中心等知名机构。

在综合配套方面,除提供一站式管家服务、行业提升交流平台、投融资对接平台三大服务以外,前海深港基金小镇依托深圳开展跨境金融业务优势,还为企业提供境外投资基金管理企业(QDIE)、外商投资股权投资管理企业(QFLP)、外商独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PFM WFOE)等跨境业务的咨询与辅导。

二、国内典型基金小镇的运营管理模式

1.南湖基金小镇

运营模式方面,南湖基金小镇采取“政府引导下的企业运作”的运营模式。经过9年的发展和培育,南湖基金小镇形成了分工明确、职责清晰的管理体系:嘉兴市南湖区政府(具体为南湖金融办、南湖新区(金融创新示范区)管理委员会)负责区域内的产业规划引导、政策制定与兑现以及部分入驻企业审核工作,嘉兴市南湖金融区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主要承担南湖基金小镇的规划以及开发建设工作;嘉兴市南湖基金小镇运营服务有限公司为境内外私募股权投资基金、金融科技等企业提供注册招商、办公招商、监管服务;嘉兴市南湖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负责运营基金小镇投融圈。嘉兴市南湖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作为基金小镇的运营工具,重点投资于小镇内的未上市金融科技企业。上述四家公司之间为关联关系的民营企业。

配套政策方面,南湖区政府针对股权投资行业出台了专项政策,其中,除人才、办公用房等常规奖励以外,最大的特点是多项奖励政策(投资项目奖、投资亏损补偿)均是以税收为基础给予奖励,2019年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加快现代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政策意见》提到,就入驻企业的入库增值税与企业所得税、入驻企业(有限合伙人)与股东的个人所得税、入驻企业经营团队缴纳的工资薪金个人所得税这三大类主体的税收来说,南湖区会给予区所得部分的70%进行奖励;对于产生税收特别多的大型基金,可“一事一议”,最高可给予90%的税收奖励。例如上述税额均为100万元,南湖区增值税、个人所得税、企业所得税留存分别为40%、32%、32%,给到企业的税收奖励分别为28万元、22.4万元、22.4万元。

2.湘江基金小镇

运营模式方面,湘江基金小镇采取“政府主导下的企业运作”兼“基金+基地”运作模式,即由湖南省政府打造,湘江新区产业基金管理平台——湖南湘江新区国有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及其全资子公司湖南湘江基金小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分别简称“湘江新区国有资本公司”“湘江基金小镇公司”)负责开发、建设、运营的基金小镇。另外,基金小镇以湘江新区产业发展基金为抓手,与盛世投资等知名社会基金公司合作设立了天使母基金、二手份额母基金,打造了“天使基金+并购基金+S基金+X”基金生态链,发挥母基金与子基金的辐射效应,达到各类基金机构集聚的发展目的。其中,湘江新区管委会主要负责区域发展规划与政策制定工作,下属的湘江新区金融服务发展中心负责奖励政策的受理,湘江新区经发局负责会审,湘江新区财政局负责兑现,湘江新区国有资本公司及湘江基金小镇公司负责开发建设、招商引资、入驻审核、落地服务、企业申请奖励政策收集等运营工作。

配套政策方面,为吸引资本集聚,湘江新区制定了专门的支持政策,其不仅包括针对入驻基金机构的落地奖励(租金一免二减半三减20%)、运营奖励(地方贡献的80%)、投资奖励(最高可达200万元)、举办大型活动奖励(最高50万元)、人才奖励(税前薪酬的6%+购房总价的2%),还有针对新兴金融企业以及为基金机构提供专业服务的企业给予的产业链服务奖励,具体金额为地方贡献的80%。

3.天府国际基金小镇

运营模式方面,成都天府国际基金小镇采取“政府引导下的企业运作”的模式,即由四川省、成都市、天府新区成都管委会三级政府合力打造,成都基金小镇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成都基金小镇公司”,股东为民营企业万创投资控股成都有限公司,占股97%)负责运作的基金产业园区,该基金小镇的一期(核心起步区)由控股股东旗下万华地产开发的麓镇欧洲风情商业街区转型而来。政府负责小镇发展规划指导、入驻企业的审批、政策制定和兑现工作;成都基金小镇公司作为物业方与运营团队,负责天府国际基金小镇的升级改造、招商引资、落地服务、配套服务、日常管理等运营工作。

配套政策方面,天府国际基金小镇运营过程中有两类政策:一是政府给予的专项政策,包括出台《关于推动天府国际基金小镇加快发展的促进办法》,给予入驻企业产业资金支持、一次性落户奖励、办公用房租房补贴、高管团队奖励、人才引进奖励补贴、企业与个人所得税等方面的奖励;二是基金小镇运营管理方给予的政策,包括为入驻机构提供包括物业费补贴、最高3年免租期等优惠,入驻小镇的机构高管享受最高200万元的购房补贴、麓山国际乡村俱乐部嘉宾消费优惠、子女享受优质教育资源的免试入学等。

4.前海深港基金小镇

运营模式方面,前海深港基金小镇采取的是“企业主导型”的运营模式。小镇由前海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与深圳市地铁集团有限公司各占股50%合资成立的深圳市前海深港基金小镇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前海深港基金小镇公司)进行全流程的运营管理,包括由深圳地铁集团提供自有的前海时代项目8号地块进行开发建设,政府主要负责相关支持政策的制定与兑现工作。

配套政策方面,前海深港基金小镇作为企业主导型的基金小镇,深圳市政府及深圳前海金融管理局并未制定针对前海深港基金小镇的专项扶持政策,但是根据深圳市与前海管理局的金融业支持政策,股权投资企业的落户奖励最高达1500万元,购买办公用房按购房价格的1.5%给予补贴,金融创新奖一等奖100万元,创业投资企业可获得投资额2.5%~5%的奖励以及实际管理资金规模0.05%的中基协登记备案奖励等政策。

三、国内典型基金小镇运营模式比较分析

基于各地的社会经济条件以及股权投资行业的特点,基金小镇的运营模式可分为三类:政府主导下的企业运作(湘江基金小镇)、政府引导下的企业运作(天府国际基金小镇、南湖基金小镇)与企业主导运作(前海深港基金小镇)三种模式。三种模式中企业均不同程度地参与了运营管理,入驻企业均得到了市场化服务,体现出了企业的重要性。但另一方面,根据投中研究院2018年8月的数据,我国基金小镇运营模式中,政府主导下的企业运作模式数量占56%,政府引导下的企业运作的占33%,企业主导运作的仅占11%。这又从另一方面反映了政府在资源配置和资源整合方面的巨大优势,同时也表明政府对推动当地产业发展升级、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决心。

1.政府主导下的企业运作模式优劣势

优势:有利于提供政策保障、制度供给、各方资源集聚,统筹基金小镇从规划、招商引资到后期运营管理等各项工作;公益性较强,能够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引导产业转型升级;以政府信用为背书,公信力与认可度高。

劣势:运作效率不高,政府需要投入大量财政资源;政府与企业的职责边界难以界定,市场化运作受到一定削弱,需要建立科学的绩效考评机制。

2.政府引导下的企业运作模式优劣势

优势:兼顾了政府与企业双方的优势,既发挥了政府在政策扶持、制度供给等公共政策方面的优势,又引入了企业方高效、规范、市场化的运作模式,使小镇建设运营的长远效益最大化。

劣势:企业运营中,基金小镇建设运营可能与规划、环境要求发生偏离,可能实现不了预期发展目标,特别是企业为非当地政府的平台公司情况下;政府可能越过“引导员”的角色,过度干预企业的运营管理。

3.企业主导运作模式优劣势

优势:通过整合各方资源,以市场化方式运作,以求达到多方业务上的新突破后的协同效应。

劣势:缺乏在公共政策制定、优惠举措以及土地利用方面的能力;存在潜在的小镇建设资金瓶颈问题;公信力偏弱,前期发展缓慢。

综上,基金小镇作为一类同业金融集聚发展的产业园区,特别是南湖基金小镇等头部基金小镇,通过5年多时间为全国提供了一种可供复制借鉴的发展样本,即产业规划、开发建设、招商引资、政策配套、运营服务是基金小镇取得成功的五大要素,其中,产业规划是前提,开发建设是基础,招商引资是关键,政策配套是保障,运营服务是亮点。而贯穿上述五大要素的是政府与企业的职责边界,其塑造了不同的基金小镇运营模式,更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基金小镇能否持续运营。

(来源:微信公众号《清华金融评论》 作者:董耀平)